註冊
冠達快運 > 專題 > 專題新聞 > 正文

習近平在福建(三十三):“習近平同志勇於正視社會問題”

來源:學習時報 2020-09-02 09:01 冠達快運

1

採訪對象:張紅,女,1952年5月生,福建仙遊人。1982年起任《福建日報》校對員、文藝編輯、駐站記者、工商外經採訪處副處長、港台信息報常務副總編輯、機動採訪處副處長、經濟採訪部主任、評論部主任兼總編室副主任、羣眾工作部主任。2002年起任《福建日報》報業集團黨組成員、副總編輯、常務副總編輯。2012年退休。

採 訪 組:邱 然 黃 珊 陳 思

採訪日期:2017年6月8日初訪,2020年1月12日核訪

採訪地點:福州市芳沁園,福州悦華酒店

採訪組:

張紅同志,您好!您幾乎是同期和習近平同志到廈門工作的,你們是如何認識的?

張紅:

  我第一次見到習近平同志是1985年6月。當時他剛到廈門任職,而我那時也剛被《福建日報》編輯部派駐到廈門記者站。那天,我去找廈門市副市長毛滌生,進了毛副市長的辦公室,發現旁邊多了一張桌子,一位小夥子正坐在那兒辦公。我問他:“毛副市長不在?”他回答:“不在,剛出去。”我又問:“你是他新來的祕書?”他説:“不是,我姓習,我叫習近平。”然後他問我是哪裏的。我説:“我是《福建日報》駐廈門的記者。”他説:“你請坐吧,有什麼事情嗎?”我以為這個小夥子不是祕書就是工作人員,便坐下來和他聊了起來,還聊得很開心,就這樣和他認識了。當時他看着挺年輕的,比我還小1歲。

  後來我才知道,他是新來的廈門市副市長,還是老革命家習仲勳同志的兒子。我心想,習近平同志才32歲,來廈門當副市長,太年輕了吧?但後來看到他在廈門的作為,我的想法就被顛覆了。我很清楚地記得,他掛帥作了一個《1985年—2000年廈門經濟社會發展戰略》,調集了100多名專家,搞了20多項專題研究。在廈門經濟特區起步階段制定的這個發展戰略,是中國地方政府最早編制的一個縱跨15年的經濟社會發展戰略規劃,為廈門經濟特區的永續發展注入了強大的動力。而制定這樣一個發展戰略,是一項複雜而龐大的系統工程,習近平同志能順利組織下來,充分説明了他有高超的統籌協調能力。習近平同志具備雄才大略,善於貼近羣眾,很快就在廈門的幹部羣眾中贏得了口碑。

採訪組:

1990年,習近平同志到福州工作,那時您已調回福州。之後十幾年的時間,你們在工作上有哪些交往?

張紅:

  是的。1988年,習近平同志調到寧德,工作了兩年,接着又調到福州。他在工作當中,特別注重到基層一線調研,在這個基礎上提出的工作思路十分契合當地的實際情況。比如,寧德是當時福建發展最滯後的地方,如何改變面貌?他提出了以“滴水穿石”精神振興閩東,並強調要有“弱鳥先飛”意識;福州當時政府機關辦事效率不高,習近平同志提出“馬上就辦、真抓實幹”……實踐證明,這些策略對引導和激勵當地幹部羣眾振奮精神、拓展思路、明確任務、開創工作新局面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  習近平同志任省委副書記時,曾分管農林水利,我恰好是《福建日報》分管這項工作新聞報道的部門主任,因此多次跟他下鄉。他對農村的情況很熟悉,對基層羣眾很有感情,一到鄉下很快就能融入百姓,如魚得水。

  1999年春節,我跟隨習近平同志到龍巖慰問“五老人員”。“五老”是指在抗日戰爭、解放戰爭時期,為黨和國家作過貢獻的老地下黨員、老游擊隊員、老交通員、老接頭户、老蘇區鄉幹部。那期間,彭麗媛老師恰好回到福州探親,假期很短,於是就帶着女兒跟他下鄉,一家人在奔赴山區的車中團聚。他們的女兒當時才6歲,小孩子好不容易跟父母一起相聚,很興奮,就撒嬌不肯坐座位,一路都躺在父母的腿上。下車的時候,習近平同志笑着説:“我們的腿都被壓麻了。”

  在一起吃飯的時候,習近平同志很開心地講他們家裏的趣事。他説,女兒為自己的媽媽感到非常驕傲,兩歲時看到媽媽走上舞台唱歌,就站起來告訴周圍的人:“這是我媽媽!”女兒有時還會對他説:“爸爸,你怎麼不去唱歌?”我們聽了都哈哈大笑。吃飯期間,小姑娘跑進跑出,一會兒跑過來抱一抱彭老師,把粉嫩嫩的小腮幫貼在彭老師肩頭上。彭老師笑着説:“有時我也嫌她太黏人。可是有個朋友告訴我,孩子黏父母也是有階段性的,將來長大了,叫她過來,她可能都沒空呢!”現在回想起來,當時那個場景真的很温馨、很感人。

採訪組:

請您談談習近平同志當時是怎樣支持新聞媒體工作的?

張紅:

  習近平同志對待新聞報道,是很有眼光、很有氣量、很得體的。1993年,我在福建日報社旗下的《港台信息報》當常務副總編,當時習近平同志是福州市委書記。福州有家台資企業叫永騏鞋業有限公司,老闆懷疑一個女工偷鞋子,竟把這個女工推搡到狗窩裏跟狼狗關在一起,社會輿論一片譁然。而相關部門的調查沒有全面、客觀地搞清楚事實,永騏公司變本加厲虐待工人,工人們情緒激烈,拒絕上班。

  事情反映到報社,我帶了兩名記者,多次深入永騏公司以及事件發生現場、工人居住處採訪,同時約見當事人、目擊者,對整個事件的過程作了詳細調查,進而根據調查材料寫出通訊《永騏事件紀實》。我們向福州市開放辦領導彙報後,開放辦領導把《永騏事件紀實》上交習近平同志。我們當時擔心這條新聞對福州產生不利的影響,領導會不高興。但是習近平同志認真看了這篇文章後,講了三條意見:第一條,在我們法治國家,這種事情是絕對不允許發生的。不論在哪裏,把人和狗關在一起都是絕對錯誤的。第二條,福州市一定嚴肅查辦這件事情。第三條,希望媒體等政府對這個違法事件作出處理後再發表這篇文章。他的意見很坦誠,也很得體,既允許媒體客觀真實地報道社會輿論關注的事件,又希望媒體講究方法策略,把握時機,給政府工作留出時間,引導社會問題向正面轉化,進而得到妥善解決。我們覺得他説的有道理,就按照他的意見做。

  不久,福州市嚴肅查處了永騏事件。我們密切配合,及時在《港台信息報》頭版頭條刊登了消息。為了平息民憤,不影響台資企業在內陸的發展,還在一版刊登了台企永騏公司給受害女工和社會公眾的道歉信。第二版則刊登了通訊《永騏事件紀實》。事情過後,全國總工會的同志找到我,説感謝新聞媒體對永騏事件的報道,這個案例為全國在三資企業建立工會提供了有力的依據。《永騏事件紀實》還榮獲當年的“中國新聞獎”。

  通過這件事情,我覺得習近平同志具有大政治家的胸懷、擔當和智慧。他不是簡單地把新聞報道分為正面或者負面,報喜不報憂,而是勇於正視社會問題,善於協調各種社會關係,並且藉助媒體力量推動問題的解決。

  習近平同志跟我們整個部門的記者都處得很好。有一次,我們處的老記者餘養華要跟他下鄉,騎自行車趕去集合地途中掉鏈子了,擺弄了半天才修好。到了省政府大院時,車隊已經在辦公大樓前面等了一會兒了。老餘感到特別不好意思,離老遠就舉起黑黢黢的手,對習近平同志説:“你看你看,我是因為這樣遲到的。”習近平同志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,就讓他上車了。

  《福建日報》許多記者都説,跟習近平同志下鄉特別輕鬆,因為他待人很真誠、很親切,並且每次下鄉的主題很清楚,新聞稿也好寫。

  習近平同志講話通俗易懂,説出來的道理易於為大家理解。這最為我們新聞工作者所歡迎。我記得,他當福州市委書記時,《福建日報》總編輯帶着我們幾個記者去採訪他,講到如何做好工作的時候,他説:“做工作的火候很重要,分寸要把握得很好。”他還用福州的兩道名菜來打比方:“佛跳牆要燉三天三夜才好吃,而雞湯汆海蚌只要燙十秒鐘,少一秒鐘還不熟,多一秒鐘就老了。”

  大概是1998年,快過年的時候,我們部門要聚餐,大家都説,請習書記也來,一起歡聚一下。餘養華就找到他説:“我們部門要聚餐,請您一起參加。”習近平同志笑着問:“你們哪有錢聚餐?”餘養華半真半假地説:“我們賣舊報紙的錢。”習近平同志説:“那我先請你們。”過了幾天,他真的請了我們整個部門的人,還請我們報社的社長、總編輯作陪。我們“撮”了一頓,吃完很高興就跑掉了,到現在還沒有回請他。

採訪組:

1998年,您曾跟隨習近平同志進藏。請您講講那次進藏的詳細情況。

張紅:

  1998年跟隨習近平同志進藏,説起來還有一個故事。

  當時福建對口支援林芝地區。進藏第一天,我們跟着習近平同志馬不停蹄,從拉薩趕往林芝。一路上,狂風捲着石頭往車上砸,天一會兒下雨,一會兒放晴,路上都是碎石,車子顛簸得厲害,連喝一口水都送不到嘴邊。到林芝後,老西藏告訴我們,這裏空氣中的含氧量只有平原的60%,一定不能把身上的氧耗掉,否則會缺氧。但是我當時覺得精神很好,人家要給我氧氣袋,我説不用。回房間後,我洗完澡又洗衣服,後來上牀睡覺,感覺透不過氣來,整個人像是要沉到海里去了,唯一的意識就是想活不想死。當時全團37個人中就我一個女的,自己住一間房,怎麼喊也沒人聽見,我就拼命掙扎起來,深一腳淺一腳地下樓到服務枱要氧氣袋。保安一看我嘴脣發黑,趕緊衝到樓上,很快就拎來一個氧氣袋。我吸了氧氣恢復過來了。一看掛鐘,已經是晚上1點,就問保安:“這麼晚了,你拿了誰的氧氣袋啊?”保安説:“沒關係,一個年輕人的,他還在看電視,一聽説有人不行了,就讓我把他的氧氣袋拿給你。”第二天,我半開玩笑地問大家:“昨天晚上是哪位年輕人見義勇為啊,把氧氣袋讓給我?”習近平同志笑呵呵地説:“是我。”我説:“保安説那個年輕人還在看電視。”他説:“對啊,我在看世界盃足球賽。”

  在林芝期間,習近平同志堅持要去兩百多公里之外的朗縣,看望我們的援藏幹部。去朗縣那條路,是解放軍吊在懸崖上面打炮眼硬炸出來的,路面很窄,腳下就是雅魯藏布江,江水咆哮奔騰,人一掉下去就沒命了,非常可怕。所以有位領導同志説,在西藏,敢上路的就是好同志。但在那樣險惡的環境裏,習近平同志非常從容淡定,而且他身體素質也好,我們這些人抵達西藏的第一天,就高原反應,倒得稀里嘩啦的,連隨團醫生都趴窩了,他卻神采奕奕的。

  習近平同志很注意民族團結,很關心援藏幹部。那次進藏,他把到縣裏、農場等基層單位工作的援藏幹部每一個人都送到位,還很注意給援藏幹部創造比較好的工作環境。比如送漳州援藏幹部劉文標到米林農場,習近平同志在座談會上説:“援藏工作就像接力棒,許少欽走了,劉文標來了,他一個人好像是孤單,其實不然。因為漢藏是一家人,相信大家一定能支持他。”那次,他還去看望了在藏的福建籍子弟兵。作為當時的福建省委副書記,習近平同志顯示出來很強的大局意識與責任意識。他説:“西藏的穩定和發展關係到全國的穩定和發展。全國的發展是各省、區、市共同的任務,各省、區、市的發展也不只是自己的事,都是為了我們的社會主義事業。”

採訪組:

在10多年和習近平同志接觸過程中,他給您留下了哪些深刻印象?

張紅:

  習近平同志宗旨意識特別強。用民間的話來講,他有一種悲憫情懷,尤其是對基層的勞苦大眾。記得在2000年1月6日召開的省政府黨組成員(擴大)會議上,時任代省長的習近平同志強調要牢記政府前面的“人民”二字,批評有人把人民忘了,只記得政府。2017年,習近平總書記在新年賀詞中講,他最牽掛的還是困難羣眾。可見,一直以來,他都是把人民放在心中首要位置的。在福建期間,有幾件我親身經歷的事情能夠突出説明他的這種情懷。

  1997年5月,省政協民族宗教委員會給習近平同志遞了一份報告,反映閩東畲鄉仍有一部分羣眾住在以茅草為頂、泥土為地的茅草房裏,生活十分困難。報告深深觸動了習近平同志,他旋即率領省直有關部門負責人專程赴閩東調研,我隨團採訪。閩東是福建最貧苦的地方,羣眾住的茅草房,雨天滿地流水,颱風一來,茅草的屋頂經常被捲走,屋裏就直接見天。還有的羣眾住在連家漁船上,居無定所,世世代代在水中漂流,解放前被稱作“疍民”,他們靠討小海維持生計,吃喝拉撒都在船上,空間狹小,風顛浪搖,只能曲着腿或跪在船板上,時間久了,腳伸不直了,膝蓋也彎了,多數人患了風濕病。那次下鄉,我跟隨習近平同志到福鼎、霞浦調研一些典型的“茅草房户”“連家船户”。習近平同志躬身鑽到茅草房裏,踏着架在水面上的木板一步一晃走到連家船裏,跟羣眾促膝談心,噓寒問暖,瞭解苦情,探討解決的方案。看到一家幾代人擠在陰暗潮濕的漁船上,習近平同志動情地説:“共和國成立都快50年了,部分羣眾生活還這麼困難,這個問題一定要解決好。沒有連家漁民的小康,就沒有全省的小康。”

  習近平同志有強烈的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的責任感與使命感,決心讓茅草房户下山,連家船民上岸。在他的推動下,省裏出台了政策,落實了資金,閩東百姓羣情激昂,草房改造如火如荼地展開。1998年來臨之際,閩東2000多家特困户,一下甩掉了象徵貧窮的“草帽子”。很快,連家船民世世代代上岸生活的願望,也得以實現。

  還有一件我親身經歷的事。我曾經分管過《福建日報》羣眾工作部,做了很多扶貧濟困的報道。當時有個三野老戰士叫李朝金,是仙遊縣榜頭鎮人,解放戰爭中擔任重機槍手,屢立戰功。因為沒文化,他退伍後回鄉當了農民。他娶了一個老婆,生了6個孩子,其中3個是殘疾人。上世紀90年代後期,李朝金的老婆得肺癌去世,唯一身體健康的兒子又得了舌癌,李朝金自己也得了食道癌,拖了幾年,貧病交加,負債累累。李朝金病情危重時,最牽掛的是兩個孫子,其中一個讀高中了,成績很好,但是因為經濟困難,面臨輟學。2002年5月,百般無奈中,李朝金託人寫了一封言辭懇切的信,由村委會蓋章證明所述困難屬實,並請求各級“有關部門支持解決”,然後通過關係找到了我。看了老人家的信,我非常同情他,就派出資深記者李閩和戴豔梅深入採訪,在掌握了一手資料基礎上,經多次討論,反覆修改,寫出通訊《一個三野老戰士的多舛命運》,講述了李朝金為窮人翻身解放出生入死,入黨53年始終保持堅強的黨性,晚年卻遭遇疾病、陷入貧困的故事,希望得到社會的關心和救助。這篇報道於2002年6月10日在《福建日報》見報之後,習近平同志祕書給我打電話説:“省長看了關於三野老戰士的報道,很感動。他從工資中拿出1000元,請你代捐給李朝金。”習近平同志還就此事作了批示:“像李朝金這樣為革命勝利負過傷、流過血的老退伍軍人,應該讓他們同其他老人一樣有一個幸福的晚年。莆田市、仙遊縣、榜頭鎮三級政府和民政部門雖然已給予了相應救助,但要從根本上解決問題,還需要政府部門和全社會共同努力。此類事情社會上時有發生,應想辦法建立一種社會救助機制,在各級民政部門加大對病、殘和‘五保’人員等社會困難羣體進行扶持的同時,也發動社會各界及時對他們進行救助。”

  2002年七一前夕,我帶着習近平同志的捐款,專程到李朝金家中慰問。彌留中的李朝金用枯瘦的雙手握住省長的紅包,緊緊地貼在胸前,老淚縱橫,在場的人莫不感動。李朝金的孫子很有出息。爺爺過世後,他考上了大學,現在廈門工作,已經成家立業。每年過年,他都給我打電話拜年。他經常説,是習省長的關心改變了他的命運。

採訪組:

習近平同志離開福建到浙江工作後,你們還有聯繫嗎?

張紅:

  有聯繫。習近平同志很尊重記者,把我們當作朋友。即將離開福建的時候,他的祕書打電話給我,説:“省長調浙江,後天走,明天上午10點半,你有空過來一下。”記得那是2002年10月10日,到習近平同志辦公室裏來告別的人很多,當時依依惜別的場景我還記得很清楚。習近平同志對我們説:“閩浙兩地靠得近,大家來往很方便,今後,我就是福建的省外鄉親。”聽他這麼説,我們的眼淚都忍不住流下來。

  習近平同志離開福建後,我給他寫過信,他也給我回過信。2004年,我到杭州出差,還去拜訪了他。他很高興,熱情接待了我。每年過年,我都寄賀年卡給他,他都給我回。他到中央工作以後,我想賀年卡可能就不太好寄了,但是之前每年都寄,今年也不好斷了,就試寫了一張。沒想到,他又給我回了一張。

  這麼多年過去了,當年臨別之時習近平同志講的一些話,我現在還記得很清楚。他説:“我在福建17年4個月。黃土地哺育了我,紅土地培養了我。

原標題:習近平在福建(三十三):“習近平同志勇於正視社會問題”
責任編輯:方迪
相關閲讀:
新聞 娛樂 福建 泉州 漳州 廈門
猜你喜歡:
已有0條評論
頻道推薦
  • 廣西南寧完成85萬餘人核酸檢測 結果均為陰
  • 代孕是什麼意思?屬於違法行為嗎?有什麼隱
  • 八人因隱瞞黑龍江望奎縣行程被集中隔離管控
  • 新聞推薦
    @所有人 多項民生禮包加速落地快來查收 三峽大壩變形?專家:又有人在惡意炒作 北京新一波疫情為什麼沒出現死亡病例? 戴口罩、一米線 疫情改變了哪些習慣? 呼倫貝爾現幻日奇觀 彩虹光帶環繞太陽
    視覺焦點
    石獅:秋風起,紫菜香 石獅:秋風起,紫菜香
    石獅環灣生態公園內粉黛亂子草盛放 石獅環灣生態公園內粉黛亂子草盛放
    精彩視頻
    福建煉化:食品級透明料聚烯烴的投放
    福建煉化:食品級透明料聚烯烴的投放
    2019泉州智慧城市高峯論壇
    2019泉州智慧城市高峯論壇
    專題推薦
    關注泉城養老服務 打造幸福老年生活
    關注泉城養老服務 打造幸福老年生活

    冠達快運推出專題報道,以圖、文、視頻等形式,展現泉州在補齊養老事業短板,提升養老服

    2020福建高考招錄
    風雨無阻,決勝小康——2020年全國兩會專題
    48小時點擊排行榜
    泉州市人大代表繼續分組審議2個報告 台灣新增7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 北部醫院感 委員討論市政府工作報告、“十四五”規劃 “太陽花”學運攻佔台行政機構案二審有罪 家門口的口袋公園:推窗可見方寸之美 台灣桃園市民進黨籍議員王浩宇遭罷免 全國天氣預報:南方進入“回暖通道” 全 微星和華碩將為AMD 500 / 400 系主板推出